科大讯飞遭遇“多事之秋” 高管集体增持救市

作者: admin 分类: 财经 发布时间: 2018-10-19 21:39
本报记者 陈红霞 实习生 姚煜岚 武汉报道
 
面对负面传闻集中爆发,继此前董事长刘庆峰增持股份后,科大讯飞(002230.SZ)全体高管也出手增持。
 
10月17日,科大讯飞公告称,全体高管拟增持公司股份规模不低于1300万元人民币,增持将在公司第三季度报告发布次日起6个月内实施。
 
在此之前,公司董事长、总裁刘庆峰也以实际行动参与维护公司股价稳定,其将于公司三季报发布次日即10月25日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额不低于1200万元。
 
自9月20日同声传译被质疑造假,科大讯飞近期一直深陷舆论漩涡,市场也将此次增持看作是自救。今年国庆节后,科大讯飞股价再次遭遇冲击,短短7个交易日累计下跌28.95%。今年以来,科大讯飞已经累计下跌48.42%,股价近乎腰斩,市值缩水达425亿。
 
“股票下跌,除了负面新闻的影响,还受整体大盘等多方面因素导致。董事长、高管层已在积极应对。”10月18日,科大讯飞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真正的竞争力还是掌握核心技术,而科大讯飞在这个领域很多技术已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具备竞争力。
 
多事之秋
 
公开资料显示,科大讯飞是一家专业从事语音技术、人工智能研究的高科技公司,在行业中属于龙头企业。2008年,科大讯飞在深交所成功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由大学生创业者创办并成功上市的公司。2018年,科大讯飞在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等核心技术领域取得诸多国际领先的研究成果。
 
自上市以来,因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具有较强研发优势而备受资本市场青睐。但因近期接连遭遇黑天鹅事件加上外部投资环境持续恶化,股价低迷不振。
 
9月20日,科大讯飞在2018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上被质疑同声翻译造假,指其直接照搬人工同传翻译。
 
对此,科大讯飞回应称,公司不存在造假的情况,其主要为主办方提供两种翻译方案,一是直接由机器离线翻译,现场全自动翻译并同步展示在屏幕上,没有任何人工同传参与;二是直接转写同传语音,并且为同传语音打上字幕,直播提供中英文对照的字幕。
 
科大讯飞认为,第二项业务是人机耦合,可以降低同传工作者工作强度、赋能翻译人员,并在声明中强调人机耦合才是未来。
 
最终,发帖质疑的网页也在专栏为言辞激烈与不妥道歉,并表示科大讯飞没有主动造假。
 
然而不到一个月时间,科大讯飞因生产基地侵占自然保护区再次陷入舆论漩涡。
 
10月12日,《东方时空》栏目报道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违规侵占的现象,涉及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200多家企业和机构,其中提到“科大讯飞观塘基地”;10月13日,其又被央视点名曝光非法侵占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建设培训基地为名开发房地产,随后“以AI之名拿地进行房地产交易”的声音接踵而至。
 
对此,科大讯飞发表声明承认:“观塘科技岛是讯飞子公司设立在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IT产业研发中心,并非房地产项目。入驻前,开发区内已有上百家企业,科大讯飞对该经济开发区位于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并不知情。从报道得知该中心位于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公司立刻停止该中心运营,全面配合地方党委政府整改工作。”
 
科大讯飞董秘江涛在官微回应称:“科大讯飞一直专注于主业,没有一分钱收入来源于房地产开发销售。近年来,科大讯飞加大市场渠道的投入和各地营销平台的建设,在省外各地设立分子公司是为了更好的进行渠道建设、本地化的服务和管理,以及更好的在地方推动人工智能的新业务应用。科大讯飞在各地成立分子公司原则上不拿地,以避免形成过重的资产,除非在当地有较大的区域研发中心的布局。”
 
目前,科大讯飞在省外的分子公司中,仅在天津(2014年,30亩)、广州(2016年,面积6.78亩)取得了土地;在安徽省内,除了合肥总部之外,仅在芜湖和宣城泾县有土地,芜湖(990.4亩)是举办安徽信息工程大学的办学用地,泾县(24亩)是子公司的研发和培训基地。
 
盈利增长点
 
市场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中,不容忽视的是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不足,过度依赖政府补助。
 
据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科大讯飞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2.10亿元,同比增长52.68%;实现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长21.74%。
 
从业务类别来看,主要为政府采购的教育领域、智慧城市和政法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2.66%、25%和10.87%,三项业务合计占比达58.53%,占比过高;从政府补贴来看,2013年到2017年,科大讯飞获得政府补助分别为1.12亿元、1.47亿元、1.67亿元、1.8亿元、1.18亿元,2018年上半年也获得补贴1.49亿元。
 
江涛在官微中声明称:“公司2008年至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66.37亿元,确认政府补助收入9.72亿元,其中软件退税3.24亿元(软件退税收入占政府补助的比例为1/3)。扣除退税收入后政府补助占营业收入比重为3.89%,2017年、2018上半年比重分别为1.42%和2.74%,不存在业绩依赖政府补助。”
 
但眼下随着科大讯飞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大,盈利能力与外界预期仍有一定距离。
 
对此,华安证券分析师袁晓雨指出,科大讯飞利润与营收、毛利未能实现同比增长,扣非净利润大幅下滑,主要由于公司持续加大研发和市场布局所致,公司员工数量同比增长3500人,致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分别增长77.1%和65.6%;其中研发费用5.87亿元,同比增长63.84%,在营收中占比达18.3%,同比提升1.3%。
 
当下,AI语音识别技术虽已经成熟,但其商业化进程却未真正落地。面对谷歌、微软以及国内BAT等互联网巨头也开始进入智能语音市场,这些早已熟悉互联网产品的科技巨头在产品打造和用户体验上更加轻车熟路,科大讯飞未来也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刘庆峰自己也曾公开表示:“希望外界不要神化人工智能技术,讯飞一直所努力的,是希望通过语音转写和翻译技术帮助同传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失误,形成人机耦合的同传新模式,并不是去替代同声传译。”
 
“目前,讯飞开放平台已开放近百项AI能力和场景方案,开发者数量从上年末的51.8万上升到80万,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今年五月,公司发布人机交互界面AIUI3.0,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继续保持规模优势,以讯飞为核心的人工智能生态圈已经形成。”袁晓雨分析称,开放平台全面赋能也将使得科大讯飞重新回到正轨上来。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