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上门的女股东 炮制百亿假账!将120亿市值的公司推向鬼门

作者: admin 分类: 财经 发布时间: 2018-10-28 16:06

一个半月前,华业资本还是一家市值超过120亿、半年净利润近10个亿,业务横跨房地产开发、医疗投资和金融投资的企业。

如今,这家公司的总市值只剩47亿,导致大股东爆仓;同时,它还被一家一家的银行追债,甚至成了“老赖”。

如今这一危险局面的始作俑者,竟是“内鬼”——公司二股东。

这位二股东,用“萝卜章”给华业资本留下了超百亿元的“虚假”应收账款,随后“人间蒸发”。现在,华业资本还在满世界找人。

直到周五(10月26日),他们才得到了一个消息,和公司二股东一起“蒸发”的公司董事,已经被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100多亿应收账款竟是假的

华业资本原名华业地产,原本主营地产业务。2015年后,公司开始搭建医疗金融平台,通过收购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及质押融资,单独或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成立医疗供应链基金、信托计划、有限合伙企业等,进入医疗产业链金融投资业务,并更名为华业资本。

这一次让华业资本倒霉的,就是金融投资业务里的应收账款债权投资业务。

华业资本的应收账款债权投资业务,主要是通过其投资的资产管理计划、合伙企业、信托计划等金融产品,以一定折扣提前支付供应商对三甲医院销售药品、设备、耗材而产生的应收账款,三甲医院于到期日将按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从而实现投资收益。

9月26日,华业资本当天公告称,华业资本的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华烁”)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合计应收账款逾期额达8.88亿元。

根据协议约定,医院应于到期日前全额偿还应收账款,但医院只按期偿还了景太19、景太20期优先级本金,未支付劣后级本金及收益。

应收账款逾期发生后,公司董事会紧急召开会议,成立临时债务追偿小组。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此前,华业资本从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韵医药)收购了债权和应收账款,但华业资本的债务追偿小组和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见了面才发现,债权转让相关文件上的公章,竟然是伪造!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自然也就否认相关债务。

更可怕的是,这些假的应收账款存量规模高达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要知道,截至2018年上半年,华业资本的货币资金也仅有8.31亿元,扣除已用于担保、受到其他使用限制的3.88亿元,实际可用资金仅有4.43亿元;同时,公司总资产也才198亿。

出现了“萝卜章”还不算,华业资本发现,恒韵医药的老板(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居然“人间蒸发”了。

三人“失联”,一人已被刑拘

这位名叫李仕林的女人,不仅是恒韵医药的实际控制人。2015年开始,华业资本的一系列收购之后,李仕林成为了公司第二大股东。

联系不到李仕林,华业资本立即向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大队报案,案件名称是“恒韵医药涉嫌合同诈骗案”。

10月24日,华业资本开了一场董事会会议。会议的内容是,因公司发生应收账款事件导致公司经营出现困难,公司管理层竭尽全力使公司渡过危机。为减少公司成本支出,决定将公司高管理及其他主要负责人停薪12个月,同时,参会的公司内部董事自愿停薪12个月,停薪总额接近1000万。

高管们主动停薪、共渡难关的精神,实在令人感动。可是,有两位董事孙涛和刘荣华却缺席了这次会议,不是他们不愿意同舟共济,而是因为他们也“失联”了!

两天以后,大家才得知,一周前的10月19日,这位“失联”的董事孙涛,已经被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了,原因正是“涉嫌合同诈骗罪”。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发现,二股东李仕林和尚不知下落的董事刘荣华之间的“交情”,比他们与华业资本的关系更加密切。

2015年,华业资本(当时还是华业地产)以21.5亿现金购买了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尔医疗”)100%股权。当时,捷尔医疗的大股东是重庆玖威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而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李仕林,刘荣华也占有股份。目前依然如此。而且,刘荣华为李仕林的表哥。

天眼查提供的消息显示,孙涛是捷尔医疗的副总经理。不过,在2015年华业资本收购李仕林实际控制的捷尔医疗时,孙涛曾担任中经国际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经国际)的法定代表人。华业资本2017年年报中称,孙涛当时仍担任中经国际的董事。而中经国际则是华业资本应收债权转让方恒韵医药的控股子公司。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孙涛和刘荣华也是同一时间成为华业资本董事的。

大股东爆仓被强平

公司遭银行讨债

“萝卜章”案件给华业资本带来了空前的危机。从9月26日事发算起,公司股价从6.74元/股,最低跌至了2.81元/股,累计跌幅超过58.30%;相比9月10日的高点,更是累计下跌了66.38%。

股价暴跌,首先带来的是股东遭强制平仓。10月15日,国元证券强制卖出华业发展持有的无限售流通股240000股。

应收账款无法收回,也导致公司无法偿还债务。

10月15日晚间,上海清算所公告,华业资本当天未能按照约定将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17华业资本CP001)兑付资金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已构成实质违约。

同时,10月8日和11日,联合信用连续两次下调华业资本的债券行用等级,华业资本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了“CC”,“15 华业债”的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C”。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梳理发现,截至上半年,华业资本目前公开发行了4只债券,余额超过20亿元。

此外,截至上半年,华业资本还有超过20亿的短期借款。

那虚假的一百多亿应收账款收不回来,手上又仅有的4个多亿可用现金,华业资本的资金窟窿不知如何填补。

可是,银行们不会考虑那么多。为了保护自己,多家银行已经先来找华业资本要钱了。

10月9日,华业资本收到北京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和《起诉状》,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把华业资本和子公司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偿还借款本金合计5.98亿元。10月24日,法院判令被告一立即返还原告欠款2.01亿元。

10月8日,工商银行重庆市分行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西南分会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被申请人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西藏华慈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重庆瀚新医院管理有限公司银行存款7.01亿元或查封、扣押相应等值的财产。10月20日,法院作出裁决,同意了工商银行重庆市分行的申请。

一个外来的女股东,把公司坑到如此局面,不知华业资本是否后悔当初的那些收购。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