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女首善到等待救援!

作者: admin 分类: 财经 发布时间: 2018-10-28 16:08

最近股市腥风血雨不断!

 

A股阴跌之后,美股开启暴跌;美股暴跌之后,A股跟着暴跌,然后救市、接着再跌,你方唱罢我登场,搞得两国的股市投资者焦头烂额。

 

而比股民更焦虑的恐怕就是高比例质押股权的上市公司们了,其中最难过的恐怕莫过于原本业绩华丽的PPP行业龙头企业——东方园林,还有东方园林的董事长、浙江女首富、中国女首善——何巧女。

 

01

从中国女首善到等待救援!

 

10月17日,北京证监局发函称:

 

建议东方园林的各债权人从大局考虑,给予公司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避免债务风险恶化影响公司稳定经营。

 

从网上流传的文件截图来看,北京证监局召集了包括中信证券、平安证券、浦发银行、招商银行在内的23名东方园林债权人参与会议。

 

为什会发布这样一则公告?

 

很简单,因为上市近十年,一度风头无两的园林界龙头企业——东方园林,正面临着高质押率与高债务的流动性危机。并且这个流动性危机已经大到依靠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解决的地步了,只能借助外力!

 

事实上,不仅仅是证监局,地方国资系统也在想方法驰援东方园林,就在北京证监局发函的第二天(10月18日),东方园林发布声明:

 

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及唐凯“已与相关央企、地方国资进行了多轮谈判”,拟出让占东方园林总股本不低于10%的股权,将转让股权所筹集资金将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融资,以大幅降低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

 

在监管部门给出了政策照顾之后,地方国资也拿出真金白银来支持,东方园林的债务危机终于得到了缓解。

 

2009年,东方园林以56元的价格上市,股价最高曾飙升至279.28元,是当之无愧的“白马股”,有着中国园林企业第一明星股之称。

 

比企业更出名的则是东方园林的董事长——何巧女女士,何巧女以卖花起家,1992年,开始涉足园林业,2009年,东方园林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园林第一股。纵观何巧女的经商经历,可以说颇有励志色彩。

 

更为人称道的是,在2016年的胡润慈善榜上,她就以29.23亿元的捐赠数额位列胡润慈善榜第三名,仅次于腾讯的马化腾和陈一丹,成为中国的首位女首善。

 

先富不忘带动后富,总设计师的话在她的身上变成了实例。

 

可就是这样一家明星上市公司,这样一位颇具励志色彩的女首善,怎么会走到需要别人伸出援手的地步呢?

 

因为3P,更准确的说是3P泡沫!

 

 

02

PPP的泡沫是如何被吹起来的?

 

这里的3P指的并不是你所想的那个3P,而是指PPP模式,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是一种鼓励民营资本、私营企业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合作模式。

 

说白了,PPP项目就是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联手一起建造“铁公基”,盈利之后,大家一起分成。

 

关于PPP模式,要从2014年的43号文说起。

 

当时,文件的着重点是:“减少地方政府负债风险”,里面提出了很多具体办法,其中一条就是“推广使用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所指的就是PPP。

 

简单地说,政府想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但是又没有足够的资金,于是引入民间资本一起合作!

 

ZF想在减轻财政压力下完成经济指标,就瞄上了社会资本这块肥肉,而后者正好没有很好的投资机会,一拍即合,ZF和社会资本完成了商业联姻,这就叫PPP。

 

PPP的大部分项目都是医院、学校、道路等涉及国计民生的基建工程。

 

推行PPP,一开始地方ZF也是不情不愿,主要是一个新模式要面临的问题很多,比如落地时间长、操作复杂等等。

 

但从当时来看,43号文以后,地方政府发债,只有三种途径:省政府代发地方债、政府购买服务和PPP

 

而后来下发的87号文,明确了政府服务项目不得有建设构筑物及建筑物内容,而地方债的规模又远远不能满足地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要。

 

没有建设资金,上面对GDP考核又越来越严格,那么在这种形势下,地方ZF只能不断落实PPP模式。

 

于是,就出现了PPP的腾飞!

 

这没什么问题啊,有钱大家赚呗。可这个3P泡沫由何而来?

 

武侠小说上有句话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意思就是说,不管再高深的武功,都可以被极快的速度打败。

 

同样的道理,破坏掉3P模式的原因,就是一个字——快!

 

根据财政部的数据:

 

2015年底各地推出进入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的PPP项目6550个,计划总投资额8.7万亿元。2016年这两个数字分别增长至11260个和13.5万亿元,截至2017年底,项目数共14,424个,总投资额18.2万亿元。

 

PPP成长的太快了,快到已经影响正常的经济运行了!

 

这和饭吃得太快容易噎着,水喝得太快容易呛着是同一个道理,PPP发展太快带来的问题是:对地方财政的迅速透支(为了GDP,很多项目争相上马)!

 

于是,为了防止步子迈的太大扯到X,PPP模式就被快速收紧。

 

然后,就坑了以PPP业务为主的东方园林。

 

 

03

被淹没的东方园林!

 

为了紧跟政策的步伐,东方园林几乎成了上市公司中开展PPP业务最大的企业,但是,正如不断被吹大的3P泡沫本身一样,东方园林在PPP领域用力曾经过猛。

 

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共计中标36个PPP项目,涉及水环境综合治理、全域旅游和乡村振兴等领域,中标金额约为339.48亿元。

 

而在2017年度,东方园林共中标PPP项目88个,累计投资额1434.51亿元,业务范围遍布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可怕的是,东方园林在ppp项目上的扩张,是建立在早年大举并购的隐患还没有消除的情况下进行的。

 

2015年,东方园林以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方式购买了中山环保、上海立源各100%股权。在固体废物处理方面,又收购了申能固环保60%股权、苏州市吴中区固体废弃物处理有限公司80%股权、金源铜业100%股权。

 

在老业务还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还在寻求更多的新业务,那么只有可能带来一个后果,就是债务的快速增加。

 

如果你对PPP项目有所了解的话,就会知道,这是一项高投入高产出的工程。

 

企业能从中挣到钱吗?

 

可以,但是先要投入高额的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只能先借钱把工程做下来,然后才能获得收益。

 

于是我们看到:

 

东方园林的短期借款从2013年的19.69亿暴增到2018年半年报的33.95亿,应付债券也激增到22.37亿。作为一家营收只有152亿的上市公司来说,借的钱有点多了。

 

借钱的后果就是财务费用高的惊人,2017年全年超过4个亿,而2018年刚刚过半,半年报中就达到了3个亿!

 

公司2018年半年的净利润也就6.63亿,财务费用就已经超过了近半收益。

 

更重要的是,即使你愿意给出高额的利息,今年也根本借不到钱。

 

5月21日,东方园林发债失败,本来要募集10亿元,结果只拿回来5000万,而且这笔募集资金基本有一半要用于兑付之前的债务。

 

于是为了筹钱,何巧女只能选择自己还剩下的唯一道路,就是股权质押,抵押自己所持有的东方园林股票来换取流动资金。

 

从今年三月份开始,何巧女开始了不断质押股份的过程:一开始股票质押的用途还是“个人融资”,到后来就已经变成了“补充质押”,用以对冲股价下跌及平仓风险。

 

 

但是还是没有用,股市还是在继续下跌,但是估计何巧女本人已经是押无可押了,她所质押的股票很有可能被上面那些券商强制平仓(卖出),到那个时候,估计东方园林和她本人就万劫不复了。

 

于是就出现了前文我们所说的那一幕,北京证监局先出手“保护”,东方园林最终选择卖(部分股权)予国资,从傍上ZF的大腿到最终被ZF收编。

 

 

04

还会有春天吗?

 

在东方园林计划出让10%股权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消息公布后,接盘侠似乎很快就出现了。

 

10月24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与三峡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通过多种合作模式,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产业经济运营合作;目前东方园林在长江经济带11省市共有50余个PPP项目,与三峡集团合作,并加入长江生态环保产业联盟,能有效推动这些项目的良好运行。

 

这一举动让人不禁联想:东方园林所说的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难道就是三峡集团?

 

不过,不管是谁来入资,在前有政策保护,后有资金支援的情况下,毫无疑问,东方园林将平安度过此次危机。虽然不得不割肉,但是总比最后一败涂地的下场要好的多。

 

东方园林是可以平稳落地了,可是对于PPP业务来说,龙头东方园林的现状基本代表了整个行业。本应充满希望的行业,如今却不再被金融机构、投资者们看好。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