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业资本萝卜章事件发酵:高管停薪一年自救 杯水车薪

作者: admin 分类: 财经 发布时间: 2018-10-28 16:11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导读
 
11月5日,“15华业债”2018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将召开,在会议的“议案一”中,即是要求华业资本调减或停发董监高的工资和奖金,且要求主要责任人不得调离。
 
深陷“萝卜章”事件而致使百亿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难以收回的华业资本(600240.SH),目前正竭尽全力采取诸多措施以自救。
 
10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赶到位于北京东四环中路的华业资本办公室,公司有关人员表示目前经营如常,但对于“萝卜章”事件的最新进展,其称由于对外事务的负责人当天不在,无法作出回应。
 
10月24日晚间,华业资本公告称,为减少公司成本支出,董事会决定将公司董监高及其他主要负责人停薪12个月。
 
25日,“15华业债”委托管理人国金证券有关负责人则表示,在关注到华业资本应收账款问题后,已率先将这期债券评级调整为“风险类”,并于现场派驻了人手对公司情况进行密切关注,同时和公司管理层也处于紧密沟通状态。
 
“‘15华业债’还有两年才到期,现在谈兑付问题还为时过早,具体还需要确定百亿应收账款债权中具体的真实度,而这有待公安机关最终的调查结果。”上述国金证券有关负责人说。
 
而稍早之前,“17华业资本CP001”已出现实质违约,涉及资金5亿元。
 
爆雷与自救
 
据10月24日晚间的公告,华业资本此次停薪的高管共10人,涉及税前年薪合计约967.5万元。
 
华业资本这一举措,很大程度源于9月底发生的应收账款债权逾期事件,但暂停高管不足千万元的薪资,与事件中涉及的逾百亿元资金与相比,显得杯水车薪。
 
今年9月26日,华业资本公告称,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华烁”)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涉及资金8.88亿元。
 
随后,华业资本再度公告称,在现场走访中,相关债务人否认存在的相应债务,并认为有关文件中的公章系伪造,因此债务并不真实。这一情况也被华业资本聘请的律师予以了初步认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华业资本投资的未到期应收账款债权中,主要涉及以自有资金购买的应收账款债权约27亿元、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和劣后级金融产品规模约33亿元。同时,还包括其他金融机构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金融产品金额约为37亿元。
 
华业资本方面表示,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恒韵医药”)受让所得,而目前恒韵医药尚无合理解释,其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则处于失联状态。
 
“萝卜章”事件爆发后,华业资本随之在债券方面遭遇重创。10月中旬,5亿元规模的“17华业资本CP001”构成实质违约,并随之波及“15华业债”。
 
资料显示,“15华业债”发行规模为15亿元,期限为“3+2”,其中包含第3年末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
 
尽管还有两年才到兑付,但作为“15华业债”受托管理人的国金证券已开始行动。11月5日,“15华业债”2018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将在华业资本召开,审议关于公司履行偿债保障措施等两项议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上述会议的“议案一”中,即是要求华业资本调减或停发董监高的工资和奖金,且要求主要责任人不得调离。
 
国金证券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得知华业资本“萝卜章”事件相关情况后,其已第一时间成立风险小组,且召开紧急会议处理相关情况,同时与上市公司方面取得联系,并将“15华业债”评级调整为“风险类”的“CC”。
 
“公司管理层目前也没法对现有情况打包票,”上述国金证券人士说,“不过因为还有两年才到兑付,现在我们也只能尽力根据实际情况,做好信披工作,并及时提醒风险。”
 
平仓及诉讼
 
受应收账款债权“萝卜章”事件的影响,华业资本于债券之外,股价也随之遭遇重挫。
 
10月25日,华业资本下跌1.32%,报收3元/股,市值为42.73亿元。
 
自9月中旬以来,华业资本股价曾长时间维持在8元/股以上,这意味着近一个月时间,其市值缩水幅度就超过六成。
 
股价大幅下跌,使华业资本股权质押暴露在平仓风险之下。上周二晚间,华业资本曾披露称,控股股东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华业发展”)质押给国元证券的24万股股份已被强制卖出。
 
实际上,9月底是华业发展已经将其持有的1055万股华业资本股份质押给了国元证券,用于补充质押,但最终无济于事。
 
数据显示,在遭国元证券强制卖出24万股股份后,华业发展持有华业资本的股份数降至3.33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43%。其中,累计质押股份总数约3亿股,开展融资融券业务约3410万股,合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
 
同时,华业资本方面表示,国元证券有可能在未来继续以竞价交易方式,依约强制卖出华业发展的持股,计划减持股份数量达1.398亿股,占总股本比例9.82%。
 
这意味着,如果国元证券完成对华业发展持股的减持,则华业资本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均将出现变化。
 
受制于最新危机,华业发展今年6月作出的增持承诺,也许将就此作罢。彼时,华业发展曾承诺在半年内增持华业资本1%-2%股份,但截至目前并未实际增持。
 
蹊跷的是,华业资本最新表示,经向控股股东询问,实际控制人因身体原因暂时无法回国,已授权公司管理团队开展工作,全力以赴帮助上市公司渡过危机。
 
除面临巨大的股价压力外,更令华业资本雪上加霜的是需要面临连番的诉讼。
 
仅以民生银行为例。10月初,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即率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华业资本立即偿还该行借款本金合计5.98亿元,并对公司抵押给民生银行的土地、房屋、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24日晚间,华业资本再度公告称,民生银行发起诉讼,要求公司及相关方返还欠款2.02亿元。
 
“总体来说,具体情况还需要确定百亿应收账款中具体真实的部分。如果大部分是真实、有效的,就没大问题;如果大部分是虚假的,(上市)公司未来有可能走破产重整程序。”国金证券相关负责人说。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