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雷潮”重创P2P行业。数据显示,整个6月份,共爆雷96起

作者: admin 分类: 财经 发布时间: 2018-10-31 18:55

今年6月开始,一场“雷潮”重创P2P行业。数据显示,整个6月份,共爆雷96起;进入7月更是雷声不断,当月新增问题及停业平台约261家;截止至8月底,新增问题平台数量累计多达479个。

一时间,哀鸿遍野。面对“气势汹汹”的投资人,那些曾风光无限的P2P老板们或失联跑路,或锒铛入狱,或硬撑到底……众生百相,风格迥异。

 

1

爆雷后,赵伟平把自己给“卖”了。

10月25日下午,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签署了一份担保函,表示将“自愿以其持有的包括但不限于某农村商业银行的合同股权价值人民币8亿元以及位于黑龙江省的多金属矿探矿权(价值人民币10亿元以上),为熊猫金库平台所有出借款项尚来结清的出借用户在熊猫金库平台因出借行为而产生的相关债权(本息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根据担保法第十八条规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分别就同一债务对债权人承担全部清偿义务的,为连带责任保证。当债务人到期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先向保证人要求其履行保证义务,而无论主债务人的财产是否能够清偿。

简而言之,一旦熊猫金库到期无法清偿债务,出借人就可立即无条件要求赵伟平还债。到那时,公司的债就会转化为赵伟平个人的债。一损俱损,赵伟平此举等同于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了熊猫金库上,客观上也为所有投资人兜了个底。

熊猫金控原名熊猫烟花,曾是一家生产和销售烟花的服务商,号称国内烟花第一股,其创始人兼实控人赵伟平曾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鸟巢及长城烟花燃放总指挥,被誉为“烟花大王”。

 

但从2014年开始,受烟花政策、市场等因素影响,熊猫金控业绩大跌,开始大举布局互联网金融业务。随后,网贷平台银湖网和熊猫金库成立。上市公司100%全资控股银湖网,70%控股熊猫金库。

凭借上市公司背景,熊猫金库迅速发展。然而今年7月以来随着P2P的持续暴雷,熊猫金库出现了严重的挤兑以及逾期问题,也对上市公司产生了极大威胁。

9月14日,熊猫金控发布公告,将所持有的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熊猫金库运营主体)70%股权转让给上市公司实控人赵伟平,转让价格5712.3万元。

 

赵伟平当时表示,接手熊猫金库是为了加强其与熊猫金库的法律关系,从而确保所有投资人的投资没有风险。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赵伟平的接手客观上也让上市公司得以剥离一部分互金业务,降低了经营风险。

从某种程度上说,赵伟平“卖”了自己,在短时间内既救了“大本营”,也救了投资者。但从长期来看,结局还很难说,一切仍是未知数。

除了曾经的“烟花大王”,此前8月,据媒体报道,温商贷创始人胡其峰也曾签署个人无限责任书和李山集团无限连带责任书,但直到现在依旧没有给出兑付方案的谈判结果。

2

“清流”毕竟不多。相比之下,失联跑路才是P2P老板们最套路的戏码。

据网贷天眼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上周,在全国4889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中,失联跑路的约占60%。

 

不过,跑路也分很多种。

有高调的。2016年2月,山东P2P平台鑫利源不仅跑路了,还同时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条高调的跑路公告:“本人刘永欣,老子今天在这儿高调宣布,鑫利源正式跑路,老子就是来骗钱的!有本事来抓我呀!”随后,负责人刘某即被捕。

 

有嚣张的。2017年1月,P2P平台来财街曾在其官网发布了史上最嚣张的跑路公告:“耶和华说,贪婪是人类的原罪!我柯林敏,就是接到神的旨意,来惩罚你们这些贪婪的人!…神不会亏待我,今天,我带着1亿元人民币跑路了!”不久前,该平台实控人也已接受法律的制裁,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

 

也有默默跑路,却被自家员工举报了的。2018年7月16日,永利宝官方揭露其平台董事长余刚、董事兼CEO张玉丰已经失联,呼吁投资人速速报警维权。一个多月后,在逃人员均已被捕。

 

3

跑路者甚多,自首者也不少。

就在十天前(10月19日),余杭公安发布通报称,浙江草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草根投资”)法定代表人金忠栲(公司实际负责人)已投案。

 

其实早在7月,草根投资就不断传出爆雷等多方面负面消息。金忠栲当时对外称平台不清盘,并继续执行上市计划。但撑了近3个月后,估计也是无计可施,金忠栲最终选择了自首。

说到自首,就不得不提张小雷——第一个因自首出名的创始人。

2017年12月27日,@平安南京 发布微博称,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已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出人意料的是,这条货真价实的官方消息却引发了一场风波。网友纷纷表示不相信,认为官微被盗,导致@平安南京 最后不得不自证身份:“本条信息为官方发布,换个手机你们就不认识阿平了?”

相比于金忠栲和张小雷,“佰亿猫”何老板的自首之路就有些波折了。

在“佰亿猫”爆雷后,何老板先是出逃境外,但后来又迫于强大压力,选择回国投案。

 

“作为经济案件的作案嫌疑人逃到境外,首先非常辛苦、提心吊胆;其次也(知道)总有被抓的一天。所以如果早日回国投案,把案情理得更清楚,既能尽量减少(投资人)损失,也能争取宽大。”他说道。

除此之外,善林金融法人代表周伯云、雅堂控股董事长杨定平以及“安捷财富”兼大志投资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凌正等也都陆续投案自首。

P2P发展至今,已经超过10年,但相对于其他金融业态还是个新鲜事物,在经历了这三四年的野蛮生长后,整个社会包括监管层对它有了全新的认知,这让不少实力较弱甚至是诈骗平台,应声倒地。

爆雷过后,没有一个幸存者,投资者血本无归,平台负责方承受着此前种下的恶果。坏情绪还在蔓延,这场风波席卷的不止是平台本身和万千投资者,一系列并发症已经开始显现:P2P——上市公司——创投基金——创业公司……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