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假死骗保案妻子的最后十天 | 曾收寄来的保单 死前一天指望丈夫回来

作者: admin 分类: 社会 发布时间: 2018-10-15 14:31

文|蔡家欣 编辑|冯翊

10月14日,是戴花和她的孩子出殡的日子。戴花的堂妹戴燕燕激动地向现场的人复述事件,希望何家人,甚至丈夫何力能站出来向他们解释清楚,戴花到底遭遇了什么。

何力的亲戚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仪式延迟了两个半小时。经官方调解,葬礼继续。鞭炮声起,在绵密细雨中,送葬队伍离开何宅,走向两公里外的落葬点。何力父母在宅内嚎啕大哭,伸手扑空,意欲抓住逐渐走远的队伍。

灵堂中央摆着一对白底黑字挽联“水洗多生罪垢,忏除累世惩尤”,戴花永远无法知晓身后世界的喧嚣,旁人也无法知晓她为何做出这个决定。

10月10日中午12点27分,戴花在朋友圈发出千字绝笔信,信中诉道,自己因丈夫何力的失踪备受指责,称自己要“带着儿子女儿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来陪丈夫。第二天上午10点50分左右,母子三人被发现溺亡于距家10多公里远的一口水塘里。10月12日,警方通报,戴花丈夫何力现身,其因被债务缠身,决定以假死的方式来骗取保险金。

何力的假死,导致戴花付出了“真死”的代价。“我做了一个愚蠢而自私的决定”。何力说。葬礼上,何家人针对绝笔信中信息进行了回应,戴花并不是神经病,在家也没有好吃懒做,“对不起。”

(戴花生前照片。图源网络)

寄来的保单

何力失踪后,戴花告诉堂姐和堂妹,“为了找人和节约开支”,从县城搬到了村里的何宅居住,儿子也转到附近的幼儿园就读。何宅座落于新化县酿塘镇晚坪村,背靠小树林,门前有一口水塘,周围长着杂草。这座白墙灰瓦的两层建筑,旁边有三栋贴着红瓷砖的楼房,显得有些破败;宅子内的墙壁和地板抹着水泥,即使在白天,屋内也一片昏暗。

丈夫的生死是戴花最关心的事情。戴花告诉戴燕燕,何力失踪的前一天晚上她曾与何力视频,对方表示“自己应该去承担一些责任,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戴花和小孩,要他们照顾好自己”。戴花问,“出什么事了吗?”何力回答:“没事,你想多了。”

9月19日,何力的手机关机,戴花联系不上他。9月21日,戴花在朋友圈说:“我相信中秋佳节不会让我失望的,你答应过我,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据知情人士透露,何力在戴花发朋友圈的当天从贵州给妻子寄出了一份装有保单的快递,警方又向这位知情人印证了这一信息,快递显示,9月23日快递被签收,签收人是戴花本人。车辆被捞起后,保单即被警方从何家带走。警方发布通报称,何某为逃避十余万的网络贷款,于9月7日瞒着妻子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一份赔偿金额100万的人身意外险。受益人为戴花。

接到快递的当天,戴花在朋友圈发布启事,寻找失踪的丈夫。后来报警。在堂姐戴玲看来,这份启事“很多用辞都是直接抄的别人的”。后又连续两天转发链接《琅塘男子与家人失去联系7天了!你在哪里?家人很着急!》。无人知晓戴花通过保单做出了怎样的判断,接到快递后的第三天,她又发出朋友圈,“老天我祈求你,快点让我老公平安回来!”

警方通过监控发现,9月19日,何力开了一辆白色起亚轿车驶入了资江河。9月30日,警方在资江河中发现了这辆车,戴花告诉戴燕燕,当时她心里很紧张,一直担心丈夫的尸体在里面。10月1日,车辆被打捞出来,但没有见到何力的尸首,“才放心”。

戴花出事后,何力告诉一家当地的自媒体“逗伞方”,他开着自家的车到了贵州的凯里,是为了躲债。当时他开自家的帝豪车出门后,中途换了一个白色起亚小轿车,开到了资江河时,利用车辆行驶惯性,在落水过程中跳车成功。

在车辆被发现后的当天,戴花带着孩子到村里居住。对于何力的生死问题,戴燕燕觉得,戴花一直抱有希望。他们俩曾商量好,国庆假期一结束,就再去找刑警报失踪。直到选择自杀前一天的10月9日上午9点多钟,戴花在电话里告诉戴燕燕,刑警不受理,打算让家里亲戚找找关系,“大不了让何力回来,送他去坐几年牢,也心甘的”。

但车辆捞起后的第10天,沉寂了半个月的戴花朋友圈突然发出绝笔信,信中认定丈夫已经死亡,已“失去心爱之人”,她要“追随爱的人而离开”。没人知道,是什么让她做出了丈夫已经死亡的判断。

“我做了一个愚蠢而自私的决定”。戴花出事后,何力在自媒体“逗伞方”制作的视频中,痛哭流涕。

(戴花生前发的朋友圈。)

“持续缺钱”

“如果还有一辈子,我仍然会选择嫁给你,不知你是否还愿意娶我。”戴花在绝笔信中说。但和戴花有着十多年交情的好友张文文觉得两人的婚姻“不幸福”。何力是戴花的初恋,婚后不久,张文文就听说何力在家打了戴花。戴花说,“他(何力)后来一直哄我,跟我道歉了”。表嫂刘云云与一名婶婶曾接到戴花的电话,“她在电话里一直喊救命,”说是何力打她。

戴花总是告诉亲友,婚姻很幸福。他们一家四口同进同出,到亲戚家作客,戴花抱着孩子,何力拎着礼品,戴花的堂妹戴燕燕回忆,吃饭时,两个会给对方夹菜;“戴花都称何力宝贝、亲亲的”,张文文说,“看起来很恩爱、很让人羡慕。”

“她就是好面子。”戴燕燕说。据媒体报道,何力曾与戴花于2018年1月8日登记结婚,备注是“复婚”。

张文文记得,戴花年轻时喜欢“到处跑”,每到周末休息,喜欢背着书包去公园、上山溜达,给自己拍照,但婚后“基本都围着老公和小孩转”。2016年何力曾找张文文借过1500元。一年后张文文向何力要钱,对方不还,还反咬她“欠戴花的钱”。戴花道歉还完钱后,就把张文文拉黑。

后来得知,“她把所有的朋友都删掉了。”

这个家庭似乎“持续缺钱”。结婚第一年,张文文和戴花的两名亲戚都曾被戴花借过钱,理由是何力婚前做鱼塘项目亏本,欠了外债。婚后第二年,何父生病住院,何家三兄弟每人平摊一万,戴花凑齐自己的那份后,还曾向张文文开口帮二哥借钱。婚前,戴花经常会买漂亮的包和衣服,婚后很节省,“衣服都是那几套”。

“我每个月除了正常开支,我没有多花什么钱”。戴花的绝笔信写道。戴燕燕称,结婚至今,戴花卖房卖地加打工存款共有40万,但没人知道这些钱去哪儿了。

戴花的女儿被诊断出患有癫痫病,曾多次去湖南省儿童医院看病。湖南省儿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杨理明称,戴花女儿共住院三次,历时1年3个月。2016年6月29日,女儿呼吸道感染引起肝发烧住院,抽搐比较厉害,一天抽8次到抽11次。第二次是2018年1月份,最后一次是2018年8月23日入院,29号出院,分别花费2.1万、1.3万、和3千。孩子“目前2岁11个月,但智力反映水平仅相当于一岁多的孩子。“

在张文文眼里,何父好打牌,她曾到戴花家吃过一次饭,何父“从头到尾都在吹牛,讲赌博这些事”。但何力本人话不多,不抽烟不打牌。戴花产下小女儿后,戴燕燕跟着婶婶、伯母,以娘家人身份,按当地习俗拉了一车东西到何家探视,“没人理我们”,当有人提出要进房间看宝宝时,何力阻止,“看什么看,没什么好看的”。

何力曾抱怨过戴花的孤儿身世,“出点事情,都没有娘家人能给钱帮忙”。

戴花两岁时母亲去世,十岁时父亲离世,由奶奶抚养长大。上完初一,因为缴不起学费,戴花曾中途辍学,到砖厂打工赚学费,一年后才重新回学校,读完了三年初中。戴花很少向好友提起孤儿身世,一旦提起,“也只是感慨那时候很难,有时候都没钱吃饭,”没有感伤的语气。

“有苦就自己咽,”张文文说。但戴花也有过一次“公开崩溃”,刘云云记得,女儿被诊断出患有癫痫病后,戴花发了一条朋友圈,大意是,“老天没有长眼,这样不公平对待她,还这样对待她女儿”。这条朋友圈刘云云以及很多娘家的亲戚都没有看到。直到有人给他们发轻松筹捐助链接,他们才知道戴花的女儿患病。

“要是能说出来,也不会走到这一步”,葬礼上,表嫂刘云云说。

(戴花及其子女沉入的水塘 受访者供图)

最后十天

一家三口在婆家度过生命中最后的10天。那些日子,戴花似乎过得并不好,绝笔信透露了她与婆家人的诸多矛盾和冲突,如二哥说她有精神病,遭到戴花的反驳。张文文告诉后窗,她的确听说了何家二哥在村里宣扬戴花有精神问题的事。戴花同时还提到,为了丈夫,“信用卡还欠了几万”。

戴燕燕说,戴花那时身上缺钱,探望重病住院的姑姑时,还找她借了300元。几天后,又将此前预订的村内的一套房以低于原价1.5万元的价格转给了张文文,还掉了欠她的债,还剩一万元现金,存了起来。

但这笔钱很快也用尽了。10月7日,戴花打电话给张文文,恳求她再借点车费钱从镇上回村里,张文文给她微信发了500元。戴花说,存起来的1万元用在了车辆打捞上。

绝笔信还透露,戴花被婆家指责要为何力的离开负责,戴燕燕与婶婶到何家询问寻人情况时,看到何母指责戴花不愿意出去工作,才导致何力压力过大失踪。

后窗曾就此到何家求证个中细节,被拒。何家大哥后来发了一条朋友圈:清者自清,公道自在人心。

戴花决定出去打工。她多次向娘家亲戚说,自己要去广东打工。戴燕燕劝她,找人的事还没结束,为了避免来回跑,建议等过年之后再去,“她好像听进去了”,但何家人又说,戴花已经订了10月15日去广东的票。

那段时间,小女儿患有严重癫痫,必须按时服药,每天早上服药和吃饭的次数超过五次,过程繁琐。戴花能精确到让小孩“每天几点要睡觉,几点要吃个鸡蛋,每天要吃个苹果。戴燕燕曾劝戴花到她家去住。离开时,何母阻止戴花带走大儿子,指着小女儿说,“那个小的你快点带走,快点快点。”

张文文觉得戴花是一个“很较真,受不了冤枉的人”。她还记得一起打工的时候,一个工友向戴花借钱,戴花把刚从银行取出来的现金给了出去。对方说其中有一张是假币,“戴花当时非常生气,说绝对不可能,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讲清楚,就自己跑去理论”。

面对婆家的“指责”,她在绝笔信中写道,“这是我的命,我用命来结束这一切,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表嫂刘云云陪她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历程。

10月10日9点半,戴花和小女儿坐着公公的摩托车,来到了刘云云家中。戴花说,过几天要去深圳打工,要来道别。在家中,刘云云觉得戴花没有什么异常,和以前一样,戴花坐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刘云云边听边干活。

当天是赶集日。想起戴花的老公何力还下落不明,刘云云“有点不忍心”,就提议一起去赶集。在集市上,两人“有说有笑”,戴花的小女儿想要吃小笼包,刘云云便掏钱给她买了两个,小孩很开心,随后她又买了香蕉和梨。戴花两手空空,没有买东西。

1个多小时后,戴花从刘云云家里离开。她告诉刘云云,接下来要去探望舅妈和重病的姑姑。刘云云希望戴花帮忙捎点水果给病人,戴花以“东西太重”拒绝了。刘云云把家里的三瓶小牛奶和两根香蕉塞给戴花,让她路上给小孩吃。

当天12点27分,戴花在朋友圈发出绝笔信,称,“宝贝,老婆来陪你了,我只想一家四口在一起。”此刻,远在贵州的何力看到了绝笔信。随后,母子三人沉入河中。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都是化名。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