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砸窗扰妻被男主人打伤 法院重审改判其有罪免罚

作者: admin 分类: 社会 发布时间: 2018-10-24 15:40

2016年5月21日,多年在沈阳打工的邵民回到凌源老家,夜里被砸窗的声音惊醒,发现竟是同村村民丁革,两人扭打在一起后丁革被打伤。

法院一审认定邵民犯故意伤害罪并判处其有期徒刑10个月,二审认为证据不足,撤销之前一审法院判决,发回重审。法院重审后改判邵民犯故意伤害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村民砸窗扰妻被男主人打伤

2016年5月21日,多年在辽宁沈阳打工的邵民回到了位于凌源市的老家。入睡后,邵民被砸窗户的声音惊醒,发现砸窗人是同村村民丁革,两人发生争吵,继而厮打在一起。在厮打过程中,邵民的妻子黄晶上前拉架被丁革打伤。丁革也被邵民打伤。黄晶报警后,丁革被送往当地派出所。

5月22日凌晨2点,黄晶被送往医院,医院诊断为头皮、胸、手挫伤、后循环缺血,并住院11天。事发后,丁革就其伤情先后做了三次司法鉴定,损伤程度均为轻伤2级。

丈夫常年打工不知妻被骚扰

据黄晶讲,在案发前,她曾遭到丁革入户骚扰。为此,黄晶写了一篇关于丁革骚扰她的《情况说明》。

在《情况说明》中称:5月7日晚,我和女儿在我家的卧室睡觉,忽然听到敲窗户的声音。我没敢吱声,听了一会就听到外屋撬窗户的声音,我就把灯打亮并把卧室的门打开,看见丁革从窗户外跳了进来……他说:“我已经看好你好长时间,没得工夫下手,我媳妇没在家去北京了,一个月才能回来,这次有机会下手了。”他要强行和我发生关系,……我大喊我姑娘,他捂住我的嘴,我女儿已经被吓哭了,丁革看见我女儿在,就往窗外跑,还让我们母女俩不要将这事告诉别人……5月11日晚,丁革又来,说想要跟我好。

证人张某称,2016年5月17日至19日,黄晶都在她家睡觉,“我问她为啥来我家,她说不要问,她也不知道问谁去,接下来我也就没好意思问了。”

董某也作证称,那年5月中旬的某天,她和对象吵架,便去了黄晶家。晚上黄晶让她做伴,并告诉她,有个姓丁的经常敲她家窗户吓唬她。

邵民对记者说:“我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就算回家也可能是白天回去晚上走。我和妻子都是农村人,她遇到骚扰也不好意思跟我说,所以我也一直不知情。”

砸窗村民被行政拘留15日

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对丁革出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黄晶出院后,将丁革诉至法院,法院认为,丁革虽然殴打黄晶,但其供述与邵民供述黄晶劝架的过程一致。丁革因酒后无故到邵民家阳台处敲窗滋事,于2016年7月28日,被凌源市公安局给予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

黄晶被诊断为头皮、胸、手挫伤、后循环缺血,认定其受伤由丁革所致。凌源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丁革赔偿黄晶医疗费等费用共计约5600元。

对此判决,丁革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1月31日,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伤人丈夫被判10个月徒刑

2016年7月28日,邵民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2016年7月29日,邵民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随后,凌源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据邵民在供述中称:2016年5月22日零时左右,我和我爱人及孩子在东屋睡觉,就听见房子外面咣咣响,我打开房门看见一个人进了我家外屋,他看见我出来转头就跑,我就开始追。大概跑出十米左右,(他)就推着手推车要撞我,我躲开了。他又向前跑,撞上了停放在那里的摩托车,我追上他之后就厮打起来。这时候我媳妇过来拉我,他过去就把我媳妇给打倒了,我见他打我媳妇,就把他按在地打了几拳,然后用裤腰带将他的手捆上。我追上丁革后的两次厮打就是相互拳打脚踢,具体怎么打的,记不清了。

对于当晚的事件经过,丁革称,2016年5月21日大约22时左右,他去邵民家窗外敲窗户,喊黄晶没答应,他感觉不对就往回走。邵民则拿个东西想打他,还说来贼了让黄晶报警。邵民用拳头打了他头部、胸部,到邵民家西边草垛时,他被打蒙,清醒时就已经被捆上了。邵民双手按着他的胸脯,双腿在他的身体左侧,膝盖顶在他身体左侧腰部,然后跳身用膝盖击打他两三下,之后就骑在他身上打他。等警察来了邵民才停下。随后,民警让他联系家人将其送到卫生院。

丁革的弟弟作证称,他看到邵民在草垛那用拳头打他大哥。

高某则作证称,邵民是他三小叔子,他听到声音到现场时,看见黄晶在地上躺着,邵民让他别管她,进屋看孩子去。“我到现场时已没有其他人了,当时玻璃已经碎了。”

2017年5月15日,凌源市人民法院一审认定,邵民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并赔偿丁革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共计人民币12987.23元。双方不服判决,均提起上诉。2017年5月28日,邵民刑满释放。

重审改判丈夫有罪免予处罚

邵民在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年8月29日,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原判认定上诉人邵民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发回重审。

重审时,邵民的辩护律师王秋实在法庭上辩称,丁革深夜砸玻璃、入户威胁留守妇女、邵民冲出家门后立即让家人报警,之后追捕丁革,丁革反抗后双方进行厮打,双方撕扯的主要问题是控制与反控制,邵民在主观上是没有任何加害的故意,他的目的只是要将这个村痞抓住并交到公安机关处理而已。但法院未采纳邵民在正当行使扭送和自卫权利的辩护意见。

法院重审认为,丁革深夜到邵民屋外敲窗户玻璃,邵民听闻遂出屋与丁革发生厮打,在厮打过程中致丁革轻伤二级,邵民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考虑到丁革深夜敲窗骚扰他人过错在先,邵民激愤之下对其殴打,邵民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较小,可对其免予刑事处罚。2018年9月10日,凌源市人民法院改判邵民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并赔偿丁革1.3万元。

丈夫:行使自卫不应有罪

“我是正当行使扭送和自卫,虽然改判,但还判我犯故意伤害罪,我没有罪。”邵民对记者说道。邵民再次提起上诉,目前该案仍在审理中。

经历这事后,黄晶的精神也遭到创伤,据门诊记录里病情表现为:情绪低落、无兴趣、乏力、心烦、紧张、害怕、哭泣、害怕听到声音、担心家里进坏人、食欲差、睡眠差、自述不想活了。

2017年,精神状态不好的黄晶突然离家出走了3个月,急坏的家人最后在河北找到了她。

“我妻子到家以后就动不了了,大小便失禁,一直躺在炕上,我在她身边照顾了她两个多月。”邵民告诉记者。

据邵民讲,黄晶曾在沈阳心灵家园做了近三个月的心理治疗,最近状态已经慢慢变好。

(文中邵民、黄晶、丁革均为化名。)(记者 刘艺龙)

转自法制晚报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