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挪用顺丰定增专项基金2亿 跨界金融女郎公司被撕

作者: 互联网 分类: 社会 发布时间: 2018-12-05 20:28
近日,因为顺丰定增专项基金信息不透明并涉嫌挪用造成浮亏的问题,龙树资本(全称“龙树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大白(全称“北京大白汇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撕起来。
 
去年8月,顺丰控股借壳上市时,定增募集配套资金80亿元,8家特定投资者以35.19元/股获配,上市第一天,定增股东们就获得了浮盈41%的收益。
 
当时为了拿到顺丰定增的额度,投资机构们拼了老命,通过一手二手甚至太多手,层层嵌套,以至于很多机构到底拿到多少顺丰股票,从哪里拿的都不知道。不仅如此,即便通过种种通道投资成功,但自己投资的基金如何运营?盈亏怎样?在很多情况下,想知道这些最基本的信息也是难于上青天。龙树资本通过其基金管理人北京大白投资顺丰定增的事情,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近2亿资金涉嫌被挪用?
 
去年11月,龙树资本认购了北京大白募集设立的3.9亿“顺丰定增专项基金”。本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可没想到北京大白在定增之前涉嫌挪用此专项基金,在二级市场上买了大量股票,其中还包括不少ST股,结果亏得一塌糊涂。定增时只有1.9亿投入到了顺丰定增项目,那另外2亿去哪里了?
 
北京大白一直没给出明确结果,龙树资本怒了,直接发公告指责北京大白涉嫌挪用专项基金,称“有理由相信在上述北京大白管理的基金中亦可能存在类似严重违约行为”,最后还注明了公司的邮箱、电话,希望与其他投资人取得联系,共同取证维权。
 
北京大白也不甘示弱,随即发公告指责龙树资本恶意诋毁。
 
发布公告的龙树资本成立于2011年,创始人为骆江峰,是国内最早涉足私募股权母基金投资的机构之一,截至2016年底,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逾60亿元人民币。北京大白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是紫懿控股集团的众多子公司之一。紫懿集团的总裁,则是曾经名噪一时的“最美留学生校花、影视新秀、跨界金融女郎”栾舒越。
 
双方争执的核心则是“顺丰定增专项基金”这只产品,而这一切还得先从顺丰控股的定增说起。
 
2016年5月,顺丰控股借壳上市,定增募集配套资金80亿元的消息公布后,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机构们跃跃欲试,争取通过定增成为顺丰的小股东。
 
龙树资本董事长骆江峰向华夏财富君表示,其在2016年7、8月份时,从行业渠道获悉北京大白要参与顺丰控股定增项目的事情,随后与北京大白进行接触,并在2016年8月份时同对方签署了《财务顾问协议》。
 
龙树资本将申购金额人民币7500万元及5%的相关费用(申购费+管理费)人民币375万元合计7875万元,打款给北京大白。并为此次投资募集成立了“龙树资本鼎兴3号私募投资基金”,实际上相当于通过FOF方式申购顺丰定增基金。而北京大白为顺丰定增一共设立7只私募投资基金。
 
之后,北京大白将上述基金归集到其中一只基金,编号SM6460的“顺丰定增专项基金”,据了解,该基金成立日期为2016年11月8日,募集总额约为3.9亿元。
 
华夏财富君获取的材料显示,在今年7月28日,“顺丰定增专项基金”最终在顺丰控股的定增中,间接通过“泰达宏利价值成长定向增发663号资产管理计划”以35.19元/股,获配顺丰568.3万股,金额1.9亿元。那么,问题来了,那剩余的近2亿元去哪里了?在获配之前,北京大白又做了什么?
 
就此问题,北京大白并没有公开信息。公开信息则显示,6月20日《顺丰定增专项基金委托资产估值表》显示,作为基金管理人的北京大白曾将3.53亿元(占比99.49%)投向二级市场,买入西部资源(600139)、国发股份(600538)、中国电建(601669)等13家A股上市公司,甚至还有ST昌鱼、ST上普等ST股。总市值3.47亿元,估值增值-542.9万元。
 
7月31日,“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的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月度表中显示,截止到2017年7月31日,该基金份额净值为0.857元,基金份额总额3.92亿元,基金资产净值为3.35亿元,浮损5622万。
 
原本定位顺丰定增的私募基金,在还未参与定增之前,是否被用于了购买二级市场的其他个股?这种做法是否违约?造成的损失由谁承担?这些问题,在双方撕破脸之后,成为争论的焦点。
 
北京大白投资是否违约?
 
从双方公告的内容来看,龙树资本认为,在《财务顾问协议》中,写明了合伙制基金指定投资于顺丰定增项目,而且在《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中,在投资策略上,也注明了投资标的为顺丰定增项目。
 
北京大白则在其与龙树资本的名誉权纠纷《民事起诉状》中写道,“公司在实际投资中,严格按照《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中的关于投资范围和投资策略的约定进行投资”,强调其投资并不违约。
 
而在双方签订的《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中,对投资范围、投资策略和投资标的三个类目给出的界定,则不仅模糊处理,而且互相矛盾。
 
合同中,投资范围列明了“该基金主要投资于国内依法发行上市的股票及其他经中国证监会核准上市的股票、定向增发、新股申购、新三板、债券等”;投资策略则是“主要投资于市场上知名企业的已上市股票(定向增发),或通过其他基金和有限合伙企业间接参与该项目的已上市股票、未上市股权”;投资标的则是只有6个字“顺丰定增项目(002352)”。
 
看到这里,华夏财富君有些糊涂了,同一份合同,三个类别的界定明显存在矛盾,这是为什么呢?
 
为此,华夏财富君找到了相关监管部门,得到的却是:签了什么合同?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投资标的明确了是为了顺丰定增,那上面的投资范围又扩大化了,投资标的和投资范围不一样,信息不匹配,存在信息披露瑕疵。
 
其实,北京证监局在今年8月份已经对北京大白出具了一份警示函,称北京大白的定增系列基金、大白壹号股权投资基金等私募基金产品,未严格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符合《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24条规定。
 
骆江峰则称,北京大白之前表示会投一些货币基金或央行逆回购债券等固收类产品,但是为什么拿这笔钱去买高风险的股票,甚至ST股,他至今很难理解。
 
投资者应该怎么办?
 
作为投资人,资金被挪用,并且亏损,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如何止损?毫无疑问成为龙树资本在内的投资人最关心的问题。
 
监管部门告诉华夏财富君,这种情况下,龙树资本等投资人可以拿着北京证监局的整改警示函向北京大白要整改时间表,如果北京大白仍不理睬可以继续向相关监管部门投诉,也可以到法院提起诉讼,证据确凿可以追究基金管理人北京大白的责任,甚至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更换基金管理人,经参加大会的基金份额持有人所持表决权的2/3以上通过即可。
 
骆江峰则称,他们目前已联系到近50家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要求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要求北京大白应该公开基金成立以来的所有数据,包括真实的投资情况、顺丰定增到底有哪些投资人投进去了等等信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明原创的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网事社谈资讯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